• airozhiyou

12月22日黄背心实况:布鲁塞尔的“铁桶阵”、巴黎以及比法“边境行动”


本周,是黄背心运动发起后的第6个周末了。比利时黄背心运动虽然因为运动的目的不明确、组织松散,人数和法国比起来差很多,但是他们仍然契而不舍,并声称在圣诞假期也不会停止。

概括地说,比利时黄背心本周六行动有两大重点:布鲁塞尔市中心和比法边境行动!

布鲁塞尔:警方的铁桶阵

黄背心运动的组织完全依赖脸书等社交媒体,随着警方的布控,许多黄背心账号行动也逐渐隐密。

12月20日,比利时媒体SudInfo和La Capitale报道了一个“无名氏”的号召:12月22日星期六在布鲁塞尔举行示威!这个“无名氏”建议大家不要穿黄背心,并把行动上升到“革命”和“战争”的高度。

比利时媒体La Meuse:“无名氏”号召战争

对此,在脸书上许多比利时黄背心并不接受,有人认为是假新闻,是圈套。他们认为黄背心是这场平民运动的标志,并不愿意通过暴力手段。所以,我们周六也看到:无名氏的号召并没有被黄背心追随。

早上11:30, 大约有100多个黄背心集中在位于Schaerbeek的Merser广场。他们只是集中在这里,目标是Rogier,因为黄背心的数量不多,而且没有封路等行为,只有零星的炮仗声,所以Bruxelles-Ixelles警方的发言人表示是可以容忍的。

面对记者的采访,黄背心们声称他们的目的是提高最低工资和有效打击税务欺诈、减少贫富差距,并表示不再做“绵羊”,要更民主地参与改变社会。 黄背心们在向市中心进发的路上一路散发传单,通过Haachtsesteenweg,然后到达Botanique。

13时50分,在警察的严密“护送”下,黄色背心小队伍到达Charles-Rogier广场,就算最后仅剩区区50多个示威者,被警察铁桶般团团围住,旁边还有十几辆警车待命,另有两部随时喷水的消防车。

警察强行命令他们脱下黄背心,并且在释放这些黄背心之前,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识别身份和拍照。至我们发稿时为止有两名黄背心因为“袭警”而遭司法逮捕。

这两位黄背心说:我们只是少数人,我们有和平抗议的权利。警察的数量和他们的尺度让我们害怕!

巴黎:声东击西的蒙马特高地行动

相比起前几周的席卷法国的“黄背心风暴”,随着马克龙政府的服软道歉,本周的人数大大减少。今天巴黎的早晨非常安静。除了几个奢侈品店还关门外,大部分的商业点都是开门的,露天咖啡座也大部分营业,毕竟这是圣诞节前生意最好的时候。

本周六的 Act.6 本来有号召在凡尔塞宫,所以凡尔塞宫之前就宣布周六关门歇业。但是今天早上,黄背心号召集人Eric Drouet临时把行动地点改在蒙马特高地(Montmartre)。

还有两个小分队出现在闹市,但是局势被警方控制。

法新社图片

据警方的统计数据,本周的巴黎只有区区800个黄背心。因为并没有过激行为,到我们发稿时为止,巴黎并没有发生逮捕事件。法国其他城市也有行动,但是规模都比上几周要小。

法国黄背心的另一个重要行动是在边境地区发起堵路行为。

法比边境的联合行动

>> 在比法边境的里尔(Lille),从周五晚起就开始行动,而周六则有1000人上街示威游行:

周六的Lille

>> 在比利时的Rekkem,黄背心于周五晚上开始,在法比边境的E17发起堵路行动,只有通向比利时的方向可以通车。

>> 在比利时的Bettignies,黄背心完全阻挡了边界。从上午10点开始,没有任何车辆可以通过。

周六的Bettignies

>> 在比利时和法国Valenciennois之间的边界,在Saint-Aybert,约有100个黄色背心在星期五晚上在A2两个交通方向设置路障。这个星期六早上堵塞了,交通正常。

>> 在比利时的Néchin,可能是因为这个地区集中了Mulliez家族的成员,几十个来自Tourcoing的黄背心发起示威,目标是Kiabi的创始人Patrick Mulliez,他们想要谴责Patrick Mulliez的“逃税”行为。

(本文在写作时参考了Sudinfo,La Meuse,news-24.fr, L’OBS, ici.fr以及相关社媒,图片全部来自网络和视频截图,如有侵权敬请告知。)


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