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布鲁塞尔”正在上演,布鲁塞尔将成为怎样的城市?

March 10, 2019

昨天,比利时晚报发表一系列文章,揭示目前大批首都居民正在上演“逃离布鲁塞尔”。

 

报道显示,大批中产阶级正在从布鲁塞尔的Dansaert或Saint-Gilles区离开,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几年至少有36000人离开布鲁塞尔,搬到比利时其他地方定居。有人是为了追求生活质量,更多的人是为现实所迫。

 

 

为什么逃离?

 

比起国内的“逃离北上广”,除了相同的房价、压力等因素,“逃离布鲁塞尔”还有自己的独特原因,包括恐袭后的不安全感和人个工作变化等因素。

 

>> 布鲁塞尔日益高涨的房租

 

在逃离布鲁塞尔的人中,30%都是因为对住房和环境不满。布鲁塞尔人均居住面积从2015年的80平方米,减少到2017年的73平方米。2017年,布鲁塞尔50%的租户每月收入低于2,000欧元,其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用于住房。根据BGHM和IWEPS公布的数据显示,布鲁塞尔住宅的平均房租为700欧元/月,法兰德斯是600欧元,而瓦隆则仅需506欧元。

 

 

 

另据2018年公证人晴雨表显示,在布鲁塞尔地区和全国平均价格相差将近一半。

 

 

 

>> 交通拥堵影响生活质量

 

每天有180万人次往返布鲁塞尔,城市交通不堪重负。Espaces-Mobilité研究办公室表示:生活质量是导致城市人口外流的原因之一,而交通拥堵会降低生活质量。

 

 

>> 恐袭后安全感降低

 

2015年,11%的被调查人群经常感到不安全,2017年为14%。据警察局称,这种增加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布鲁塞尔2016年的袭击事件。

 

除此,经济困难、住宅区的变化、工作变化、个人选择也是原因。

 

 

 

逃离者众生相

 

“离开布鲁塞尔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人文地理实验室研究员Mathieu Van Criekingen说,“逃离布鲁塞尔”的比利时人中有53%是中等收者,超过30%属于较低收者。ULB另一个研究员Sarah De Laet说,这些逃离布鲁塞尔的人有一半年龄在30至35岁之间,并拥有研究生学位或在私营部门担任雇员,通常他们都是在布鲁塞尔学校毕业后留下的。

 

2018年,布鲁塞尔新增社会公租房每年只有110个单元,而需要解决住房问题的有41,292个家庭。尽管政府的目标是3500个单元,但与需求还是有巨大的差异。

 

 

 

 

下面是几个真实的例子:

 

 

Rixensart为了孩子的劳拉和查尔斯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芬兰郊区小镇,孩子们当街玩耍,非常安全”。在布鲁塞尔生活了10多年之后,三十而立的年轻口译员劳拉刚刚和她的伴侣查尔斯搬到了精致高档的瓦隆-布拉班特(Brabant Wallon)小镇Rixensart。她终于找到了儿时的感觉:带私家花园的宽敞房子,孩子们在花园自由玩乐。

 

劳拉的男友查尔斯在布鲁塞尔求学期间与同学合租在Uccle。“但是现在我找到了工作,不想再像那样生活”,而且“自从有了孩子,住在乡下是最理想的选择。”这是他与Laura一起搬到Rixensart的另一个原因。

 

 

 

Louvière再就业的多米尼克

 

曾经在图书配送公司工作的多米尼克从小就住在布鲁塞尔。13年前,她被迫离开首都,因为每月净收入不到1,200欧元,无法继续支付她在Etterbeek的公寓。失去工作后情况更加恶化,多米尼克于是离开布鲁塞尔到Louvière定居:“在这里,失业率很高,政府提供许多课程培训。我通过训练找到一个医疗秘书职位。而在布鲁塞尔,你必须双语才能获得培训”。多米尼克搬进了一间带花园的三居室房子,失业救济金使他能够支付400欧元的月租金,这在布鲁塞尔根本不可能。

 

 

 

Grimbergen为了绿地的纳比尔

 

36岁的会计师Nabile一年前卖掉了自己在Molenbeek的公寓,搬到了Grimbergen。“一个小露台,或看起来是花园的一小片草地并不能满足我,我想要一个漂亮的绿色空间”,她说。搬到弗拉芒-布拉班特( Brabant flamand)并不是他们的首选,但是布鲁塞尔的绿色社区价格惊人,于是他们最终接受了布拉班特。绿色的环境在育儿、远离压力和污染方面让人梦寐以求。

 

 

 

 

逃离的目的地

 

据范Criekingen的调查,搬出布鲁塞尔的家庭大都前往这些地方:首先是Senne河谷靠近边境的城市:Vilvorde、Machelen、Leeuw-Saint-Pierre;然后是一些中小城市如Malines、Alost、Ostende,以及在瓦隆工业带的城市:Mons、La Louvière、Charleroi和Liège。

 

 

 

布鲁塞尔新居民主力:学生

 

近年来,“逃离布鲁塞尔”运动虽然有大量居民迁出,但布鲁塞尔只减少了15,000名居民,这是因为外国新移民的到来,填补了他们离开后的大量空白。

 

布鲁塞尔目前已成为比利时最大的学生城市,近10万名学生改变了首都的房市。 年轻的中产阶级大学生使布鲁塞尔成为比利时最年轻的城市,VUB人口学教授Patrick Deboosere解释道。这些年轻人使合租成为时尚。

 

最后总结一下:城市外流不仅仅是布鲁塞尔问题。越来越多迁出的移民在在首都及周边地区安家,给这些地区带来了其他问题。此外,许多“出逃”家庭还继续开车在布鲁塞尔工作,造成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

 

(本文综合自Lesoir相关报道)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热点推荐
Please reload

​新闻分类
Please reload

​更多媒体
  • Facebook Basic Black
  • Twitter Basic Black
  • Black Google+ Icon